綠色電力證書交易對新能源發電企業經營發展的影響

可再生能源綠色電力證書交易製度是完善可再生能源支持政策和創新發展機製的重大舉措,有利於促進清潔能源高效利用和降低國家財政資金的直接補貼強度,對凝聚社會共識、推動能源轉型具有積極意義。鼓勵各級政府機關、企事業單位、社會機構和個人在全國綠色電力證書核發和認購平台上自願認購綠色電力證書,作為消費綠色電力的證明,必然會成為企業發展轉型的信譽和社會責任標誌。相信政府部門會繼續出台相關對使用綠色電力的稅收優惠等鼓勵性政策,對於公司新能源行業的發展無疑是較為有力的契機。
yabo2019vip 2017-5-2 21:31:38


  2017年1月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國家能源局三部委印發了《關於試行可再生能源綠色電力證書核發及自願認購交易製度的通知》發改能源〔2017〕132號文及其附件《綠色電力證書核發及自願認購規則(試行)》。就此認真的研讀了文件和規則,並向有關專家進行了谘詢,結合新能源發電企業運營發展的實際經驗,形成了關於綠色電力證書交易對新能源發電企業經營發展的影響的粗淺體會,與新能源發電企業共享綠色電力證書交易機製帶來的挑戰和機遇。
  一、綠色證書交易機製及其存在的問題認識。
  (一)綠色電力證書交易機製簡介
  1、綠色交易證書參照歐美國家及日本韓國的有關綠色證書的機製,目的是為引導全社會綠色消費,促進清潔能源消納利用,進一步完善風電、光伏發電的補貼機製,減少國家補貼資金壓力。
  2、綠色電力證書交易機製下,按照1個證書對應1MWh電力交易結算電量為標準,當可再生能源綠色電力證書出售後,相應的電量不再享受國家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資金的補貼,參與掛牌交易綠色證書由市場供需機製通過競價自行協商確定認購價格且不高於補貼電價。
  3、2017年1月18日開始,風電、光伏發電企業通過可再生能源發電項目信息管理係統,依據項目核準(備案)文件、電費結算單、電費結算發票和電費結算銀行轉賬證明等證明材料申請綠色電力證書,國家可再生能源信息管理中心按月核定和核發綠色電力證書。
  4、綠色電力證書自2017年7月1日起正式開展認購工作,認購價格按照不高於證書對應電量的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資金補貼金額,由買賣雙方自行協商或者通過競價確定認購價格。
  5、綠色證書分為配額製和強製約束交易以及自願認購兩類,2017年7月1日實行的是綠證自願認購交易,參與人包括政府機關、企事業單位和自然人等。
  6、先行試點綠證自願認購交易,有利於提升參與方社會形象和社會責任,有效吸引企業和大眾積極參與綠色電力消費;為強製配額交易積累證書核發、交易組織、資金監管等工作經驗。
  7、目錄新能源企業已納入國家可再生能源補貼目錄的存量項目可以全部參加自願認購交易,並根據自願認購市場綠證交易量核減補貼電量。
  8、未納入國家可再生能源補貼目錄的存量項目和增量項目均不能參加綠色電力證書自願認購交易。
  9、2018年起會適時啟動可再生能源配額製和強製約束綠色電力證書交易。
  11、目前,在綠證自願仍階段,國家可再生能源補貼與綠證自願認購政策並存,新能源企業可以同時通過兩種渠道獲取補貼資金。未來,在綠證強製交易機製下,新建項目均統一納入強製交易,不再享受國家補貼;對於存量項目是否參與或分步參與綠證強製交易還有待明確。
  (二)存在的問題
  1、綠色電力證書實際上是賦予了新能源電力除能量價值以外的環境價值,在自願認購階段,政府、企業及自然人等認購參與人實際上是以自願的方式通過貨幣和捐贈行為履行了對環境保護的社會責任,但並沒有通過任何法律條文進行強製約束。
  2、當前體現綠色電力能量價值的電力交易市場逐步形成規範,但賦予環境價值的綠色電力證書市場剛開始啟動,綠色電力消費市場還需要逐步培育,目前綠證自願認購參與方主要是一些有使用綠色電力需求和環保社會責任較強的企業,例如蘋果、華為、阿裏巴巴、恒大等。
  3、在自願認購階段,綠色證書價格不設下限,上限僅止於補貼電價的價格,且不能第二次交易,因此,在出售方主要是對有提前回收資金緩解財務壓力的新能源企業有吸引力,在購買方由於不能多次交易可能降低售端市場的活躍度。
  二、全國風電、光伏發電項目項目現狀
  根據相關資料,截至2016年底全國補貼缺口估算近600億元。進入前六批補助目錄的並網發電項目3300多個,總裝機為14102萬千瓦。風力發電項目1800多個,總裝機10580萬千瓦;光伏項目(太陽能)發電項目1000多個,裝機2593萬千瓦;生物質發電項目500多個,927萬千瓦。可見新能源電價補貼的難度和壓力。
  但是,綠色電力證書的申報及交易機製,必定要有合理的配套政策出台、過渡期的實踐,加以完善。按照文件解讀,2018年以前並網發電的項目可以理解為存量項目,可自願認購市場綠證交易量核減補貼電量。存量項目在2018年實行強製配額與約束交易後可自由選擇是否進入綠證強製交易體係。因此,新能源發電企業不必惶恐,應正麵應對。
  三、新能源發電企業應對綠色電力證書交易的建議。
  根據我們對發改能源〔2017〕132號文件的理解,以及谘詢、研討和解讀等相關信息。此項政策出台試水,對新能源發電企業投資經營,以及新能源特別是光伏行業發展給予一定的壓力和挑戰,但對逐步減少國家補貼負擔勢在必行的態勢下,也是中長期引導新能源企業正常經營的有效政策和辦法,或許也是新能源企業在補貼長期拖欠的客觀狀況下可以積極探索的機遇。
  (一)積極嚐試,通過綠色電力證書的方式提前回收可再生能源補貼資金
  一是通過對綠色電力證書相關條例的研究和思考,對於存量項目,剩餘未收回補貼資金可申請核發綠色電力證書,通過綠色交易平台掛牌出售,提高應收賬款回收率的同時也可降低財務資金鏈斷裂的風險。
  二是對於存量項目自願認購綠色電力證書和配額強製交易初期階段,均不存在強製性。如果在兩年內未以合理價格出售綠證,仍然可以申請並享受原有國家電價補貼。因此建議新能源企業進一步研究,確定合理時段辦理部分綠色電力交易證書。積極開發理解並能夠環保責任的企業及公益性市場,探索綠證自願認購和強製配額認購營銷方式並積累經驗。
  (二)主動響應國家可再生能源補貼機製的變革,搶占市場先機
  根據《能源發展戰略行動計劃(2014-2020年)》提出2020年風電與煤電上網電價相當,即達到0.45元/千瓦時,基本無需補貼;光伏與電網平均售電價格相當,即達到0.65元/千瓦時。增量光伏項目的補貼強度自2017年後平均為0.41元/千瓦時。自2013年、2016年6月30日、2017年6月30日各時段Ⅰ類地區投產的光伏電站補貼電價(環境價值)分別為:0.75元/千瓦時,0.65元/千瓦時、0.55,均高於0.41元/千瓦時。因此,預測綠色電力證書價格會在此價格之間浮動,企業在快速收回補貼電費和全額收回補貼電費之間存在降低財務費用和提高營業收入的博弈關係。
  一是綠色電力證書交易機製中規定自願認購方式認購參與人可以是政府機關、企事業單位和自然人。建議新能源企業積極聯係有環保社會責任認知和國際視野的大型用電企業,協商議價促成線下雙邊交易及簽訂長期協議。二是2018年強製配額交易出台後,作為存量項目應積極跟進綠色證書配額市場,積極聯係有配額的煤電企業或售電公司,以及用電側企業,優先采取線下雙邊交易和簽訂長期協議,結合平台掛牌出售,搶占綠色證書自願公益市場與配額強製交易市場。增加存量電量資金的回收,減少應收賬款,將有利於公司經營性現金流的流入,從而使公司的償債能力和支付能力提升,項目建設期貸款提前歸還,減少財務費用增加盈利空間。
  四、綠色電力證書交易市場變革機製下,新能源發電企業電力營銷中存在的問題和風險和契機
  (一)綠色電力證書交易價格問題
  以Ⅰ類地區2013年並網的存量項目為例,其項目可行性研究報告財務評價是以固定的電價1元/千瓦時,即煤電上網標杆電價0.25-0.3元/千瓦時與可再生能源補貼電價0.75元/千瓦時相加之和來評估投資收益。但是綠色電力證書交易價格將依照相關條例不高於補貼電價,由買賣雙方自行協商或者通過競價確定認購價格,此間產生的價格差額會對新能源企業的收入產生不小的衝擊。以及新能源裝機最高的三北地區電力負荷相對裝機容量的增加負增長,同時隨著電力交易的多樣化,基本電量及標杆電價比例下降,上網電價(能源價值)波動向下。綠色電力證書交易價格,上不超過原補貼電價,證書(環境價值)本身不能溢價隻能降價。
  建議新能源企業綜合企業盈利能力和財務資金情況,進一步評估本企業經營盈虧平衡、現金流量、償債能力等有關指標,探索參與綠證交易的條件和時點,采取合理的報價策略參與綠證交易。
  (二)配額製和強製約束交易對公司經營產生的風險
  根據市場認購情況,自2018年起適時啟動可再生能源電力配額考核和綠色電力證書強製約束交易,相繼出台其相應的考核措施,國家政策強製的推行。盡管存量項目暫不納入強製交易,但補貼電價到位時間未必會縮短,目前為1-2年,對新能源發電企業應收賬款的回收及經營必將造成較大困難,與其坐以待斃不如積極應對。
  建議新能源發電企業建立風險預警機製,完善機構、培訓專業人員,加強電力市場和綠色電力交易證書營銷能力,充分利用各類營銷方式、售電公司和自願認購參與人,電力營銷和綠色電力證書的營銷能力,開拓並搶占綠色電力證書交易市場與先機。
  (三)清潔能源的使用已成為創新發展的重要契機
  可再生能源綠色電力證書交易製度是完善可再生能源支持政策和創新發展機製的重大舉措,有利於促進清潔能源高效利用和降低國家財政資金的直接補貼強度,對凝聚社會共識、推動能源轉型具有積極意義。鼓勵各級政府機關、企事業單位、社會機構和個人在全國綠色電力證書核發和認購平台上自願認購綠色電力證書,作為消費綠色電力的證明,必然會成為企業發展轉型的信譽和社會責任標誌。相信政府部門會繼續出台相關對使用綠色電力的稅收優惠等鼓勵性政策,對於公司新能源行業的發展無疑是較為有力的契機。
  2017年4月27日
  唐金平,中國電建甘肅能源投資公司哈密公司總經理。

  • 上一篇:高效技術不斷湧現 HJT技術“異軍突起”
  • 下一篇:深度布局分布式,陽光電源下了一盤大棋
  • 相關信息
  • ·隆基Hi-MO 6:展望2023,新一代超級性能光伏組件
  • ·SNEC第十七屆(2023)國際太陽能光伏與智慧能源(上海)大會暨展覽會
  • ·SNEC第八屆(2023)國際儲能技術和裝備及應用(上海)大會暨展覽會
  • ·SNEC第七屆(2023)國際儲能技術和裝備及應用(上海)大會暨展覽會
  • ·瞿曉鏵:千億光伏不是夢,鹽城可於2030年實現碳中和
  • 關於我們 加入我們 相關法律 網站地圖
    Copyright @2016-2020 yabo2019vip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6060270號-1商務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