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地攤經濟學看綜合能源服務

最近地攤經濟成為熱議,大家紛紛開始謀劃擺地攤業務。今天看了一篇劉潤老師寫的文章《地攤經濟學:擺攤吧,後浪》,文章的觀點是“地攤經濟,本質上是一次流量重新分配的紅利”。原來的人流,靠的是地段,紅利被沿街商鋪所瓜分,城管禁止擺攤,確保了這種流量獨家經營權。這種紅利的最直接表現,就是“房租”。人們走過地攤
Admin 2020-6-5 16:44:15
  最近地攤經濟成為熱議,大家紛紛開始謀劃擺地攤業務。
  今天看了一篇劉潤老師寫的文章《地攤經濟學:擺攤吧,後浪》,文章的觀點是“地攤經濟,本質上是一次流量重新分配的紅利”。
  原來的人流,靠的是地段,紅利被沿街商鋪所瓜分,城管禁止擺攤,確保了這種流量獨家經營權。這種紅利的最直接表現,就是“房租”。
  人們走過地攤和商鋪,不自覺的就被激發了消費欲望,多買了一些零食和商品,原來商鋪經濟能激發100元,加上地攤經濟可以有130元,隻不過分到商鋪是80元,地攤完成了50元。所以商鋪受到了損害。
  另一個亚博ap 是《武漢允許擺菜攤後,菜價回到10年前》,消費者得到了實惠。
  用這種地攤經濟學視角審視綜合能源和售電,那麼電改實際上是對電力流量價值紅利的重新分配。
  曾經有一位主管能源的副省長問了一個問題:憑什麼電力生產鏈條上要多一個售電公司環節,如果是簡單的倒買倒賣,它們憑什麼要分走一杯紅利?
  據說在場的人都沉默了。
  那麼憑什麼商業產業鏈上,要多一個地攤環節,它們憑什麼分走一杯紅利?
  從地攤經濟學來看,增加的售電和綜合能源服務這兩個環節,本質上就和地攤一樣,是電力流量價值的再分配和再創造過程,自然需要得到回報。
  電力過網費,本質上是一種電網資產租,和房租是一樣的道理,占據流量檔口,獨家壟斷流量紅利權。
  需要看到的是,這種流量紅利權並不僅僅是統購統銷的價差,更重要的是一種依附於電力流量的價值紅利分配權,比如電力設備的研發製造銷售,比如客戶工程的中標,比如電網公司開展綜合能源的市場資源等,都是依附於電力統購統銷之上的價值流及其變現的權利。
  所以這也能解釋,為什麼在第一輪輸配電價格基本等於統購統銷價差的情況下(基本沒動電網公司蛋糕),電網公司發自內心的那種恐懼感,拚命的要進入到綜合能源服務領域,這種恐懼感不僅僅是價差的減少(降低房租),而是在電力市場化過程中,基於壟斷流量的價值紅利權失去(擺地攤的把租房賣奶茶的擠跑了)。
  而售電+綜合能源,其實就是對這種流量價值紅利的挖掘、放大和變現。正如地攤雖然看上去讓沿街商鋪銷售從100塊變到80塊,但是地攤本身刺激了需求,創造了50塊的銷售,總的盤子增加到130塊,那麼地攤從中獲得利潤也是必然的。副省長的靈魂問題,通過地攤經濟學得到了回答。
  地攤消費者,同樣得到了實惠,因為總體的租減少了,獲得的服務增加了。正如電力消費者,也能從電力租(降電價)的減少中得到實惠,也能享受更多的服務(另一個有趣的視角是:分布式能源本質上就是一種電力地攤,因為隻交配網費了)。
  再深入一點,綜合能源如何讓總盤子從100塊,增加到130塊?如何刺激客戶的能源消費欲望呢?
  就像消費者對高房租下的商品零售欲望被壓抑一樣(這種壓抑以後的報複性消費,其實就是電子商務的基本盤),原來客戶對電力的欲望是被壓抑的,因為電網公司並未提供除了供電以外的其他服務,比如能效服務、設備服務、交易服務等。
  現在包括售電公司在內的各種綜合能源服務主體,都在圍繞著這些潛在的企業服務需求進行價值創新,也就是那個增加的30塊。如果我們走過台北的士林夜市,就會看到綜合能源服務在真正接地氣的業務方麵的潛力,就像我們對美食的欲望,會因為夜市而被激發一樣。
  地攤把依附於地段壟斷的店鋪人流分離了很大一塊,並且基於這種流量分離,形成了價值紅利的再創造和再分配。電改實際上把依附於電網自然壟斷的電流,以及脫離於物理電網之上的綜合能源價值流分離了,並且同樣形成了價值紅利的再創造和再分配。
  地攤經濟最大的價值,不僅僅是分了20塊,還有再創造的30塊,這是對勤勞的地攤主們的價值肯定,你們是創造價值的,而不是簡單的從商鋪那裏分了20塊。
  沒有人會否認綜合能源也是創造價值的,甚至不僅僅是30塊,因為客戶在用電用能方麵被壓抑了幾十年的需求,是巨大而磅礴的。
  其實電網公司做綜合能源,背後的恐懼和關注的點,更多的是從100塊到80塊,要把失去的20塊盡量拿回來。所以我一直覺得不用害怕電網綜合能源的競爭,因為它們的位置,決定了它們很難看到或者拿到那個增加的30塊,就像商鋪的業主沒有動力去擺攤一樣:躺著掙錢多舒服,何必要跪著掙錢呢?
  所以你看電網的綜合能源,都是投資行為:光伏、配網、多能互補網絡、儲能。說白了還是一種“房租思維”,一種“躺賺思維”。擺地攤多累啊,又沒有租金可以收,完全靠服務客戶賺錢。
  但是夜市裏有商鋪吃不到的美食,而且夜市的更多紅利是深夜經濟,這是商鋪無法拿到的紅利。
  我認為這可能是綜合能源服務的另一種精彩,不是高大上的什麼多能互補,而是從配電室掃地開始的一係列地攤式服務。
  一個有趣的事實是,全國電力運維服務起步最早,做的最好的是廣東,廣東的各種客戶服務都是全國領先的。



來源:微信公眾號“魚眼看電改”




  • 上一篇:為什麼晶科能源越來越“可怕”
  • 下一篇:為什麼晶科能源越來越“可怕”
  • 相關信息
  • ·為什麼美國的“201關稅”幾乎不奏效了?
  • ·2020上半年多晶矽市場發展情況及下半年展望
  • ·隆基股份年產10GW單晶電池及配套中試項目一期投產
  • ·李俊峰:“十四五”期間光伏年均裝機50GW是較為理智的選擇
  • ·中電聯:2020上半年太陽能發電新增裝機10.15GW
  • 關於我們 加入我們 相關法律 網站地圖
    Copyright @2016-2020 yabo2019vip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6060270號-1商務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