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額全稅征收掣肘光伏產業

據世界銀行計算,2016年中國企業的總稅率居全球第12位,遠高於世界平均水平,也高於幾個主要發達國家。在新興經濟體中,略低於巴西,但高於印度和俄羅斯。雖然國內對此種稅率算法有不同觀點,但對於當前企業稅費負擔過重總體上並無爭議。這對很多新興產業來說,生存壓力較大,而光伏新能源產業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yabo2019vip      2017-3-8 10:25:21
  2017年,是《大氣汙染防治行動計劃》考核年,麵對頻繁的重汙染天氣如何破題,成為各界關注的焦點。
  對企業來說,綠色、節能產業之路到底該怎麼走?破解霧霾之困的突破口又在何方?麵對諸多疑問,記者專訪了全國政協委員、通威集團董事局主席劉漢元。
  能源消費結構必須轉變
  記者:我國全麵治霾的戰役已經打響3年,但效果並不顯著,在您看來,導霧霾難以根治的主因是什麼?
  劉漢元:2016年入冬後的霧霾天氣,不僅持續時間長,且波及範圍廣,霧霾已經對我國的經濟和社會發展產生了重要影響,對國民的身體健康構成了嚴重危害。對於霧霾的形成原因,或許有不同的觀點,但以煤炭為主的能源消費結構無疑是其主因。無論是散煤燃燒還是相對清潔的燃煤發電,都會排放大量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煙塵,而這正是霧霾的主要成分。
  目前,煤炭占我國一次能源消耗的60%以上,全球近一半的煤炭在我國燃燒,成為廢氣和粉塵的主要來源之一。此外,截至去年上半年,我國機動車保有量已達2.85億輛,尾氣的排放也進一步加重了空氣質量的惡化。因此,僅靠關停一些工廠,限行車輛,隻能治標,無法真正解決霧霾問題。
  記者:那是不是隻要轉變中國的能源消費結構,就能從根本上破解霧霾治理的難題?
  劉漢元:治理霧霾最根本途徑是改變當前我國的能源消費方式,如何改變,在我看來就是加快推動以光伏為代表的新能源產業發展。積極支持並大力扶持以光伏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產業,無論是為了我國的可持續發展、全國人民的呼吸,還是全人類的健康,都到了迫在眉睫的時刻。
  因此,應當抓緊推動實現汽車電動化、能源消費電力化、電力生產清潔化,在此過程中,還將催生對儲能應用、智慧電網的需求。
  我國光伏產業規模已超歐美
  記者:目前,我國光伏新能源產業發展的整體狀況是怎樣的?
  劉漢元:從產業總體來看,我國光伏產業行業已經從十多年前的兩頭在外,發展成為目前最具國際影響力的戰略新興產業之一。我國已經連續兩年成為全球光伏發電裝機第一大國。
  從製造過程來看,我國光伏產業已經建立起從核心原材料到主要設備,主要產品,係統集成的完整體係,規模全球第一。從能源投入產出來看,製造光伏發電係統全過程的能源消耗在電站建成後半年左右即可全部回收。而係統設計壽命25年,可以實現零排放、接近零消耗持續發電。
  從發電成本看,現有條件下建成的電站,東部地區每度電成本大約4~5角,西部地區3~4角。如果以發達國家的利率水平來測算,東部地區隻有~-4角,西部地區隻有2~3角。如果同時給予稅收優惠,東部地區每度電成本約3角左右,西部地區隻有約2角。隨著技術進步,規模效應進一步提升,三五年內上述成本還將下降30%以上,成為發電成本最低的能源生產方式。
  記者:當前我國正在去產能,有人認為電力已經過剩,沒有必要加快光伏產業的發展,您怎麼看?
  劉漢元:從發電量看,我國的總量位居世界首位,但與全球主要發達經濟體相比,中國的人均電力消耗2015年隻有美國的26%、德國的40%、日本的50%,還有很大的需求空間,電力供應並未絕對過剩。
  而當前電力消費僅占我國一次能源消費的四分之一,長遠來看汽車電動化、能源消費電力化,電力生產可再生清潔化是我們減少霧霾困擾,實現“巴黎協議”減排的必然選擇。
  從國情來看,我國東部經濟發達地區,具備一定條件發展分布式和部分集中式光伏電站,而遼闊的中西部地區更可建設成為全球最具優勢的光伏發電地區。
  全額全稅征收掣肘光伏產業
  記者:今年初,為企業減輕稅負的話題引發了廣泛關注,您怎麼看?
  劉漢元:據世界銀行計算,2016年中國企業的總稅率居全球第12位,遠高於世界平均水平,也高於幾個主要發達國家。在新興經濟體中,略低於巴西,但高於印度和俄羅斯。雖然國內對此種稅率算法有不同觀點,但對於當前企業稅費負擔過重總體上並無爭議。這對很多新興產業來說,生存壓力較大,而光伏新能源產業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記者:在中國發展光伏產業,具體需要征收哪些稅費?
  劉漢元:當前,我國光伏行業從上遊的多晶矽等原材料,到中遊矽片、電池片等一係列元器件、主附件的生產,再到下遊的光伏發電,都是全額全稅征收。涉及的主要稅費包括:企業所得稅25%及其附加、增值稅17%,此外還有海域使用費、土地使用稅、印花稅等其他稅費種類,如再考慮社保因素,稅費將更加驚人。光伏行業作為與空氣、環境和經濟發展方式轉變息息相關的綠色戰略新興產業,卻承受著高額的稅費,已影響到了整個產業的健康發展。
  記者:除稅費高外,還有哪些方麵的因素提高了光伏產業的門檻?
  劉漢元:融資難也是一大方麵。光伏行業由於一次性投入金額較大、投資成本較高、回收期長,使得光伏企業融資難度較大,不僅取得授信額度難度大、額度空間也小。根據光伏項目數據平均測算,實際繳納的度電增值稅平均是運維成本的1.8倍,度電增值稅平均是淨利潤的30%。
  拿到貸款後,光伏企業不僅要支付較高的銀行利息,而且資金成本中6%的增值稅還不能抵扣,作為成本很大占比的利息還要全額征收17%增值稅,進一步加重了企業的稅費負擔。此外,新能源補貼資金缺口已高達600億,前期項目補貼收入占全部電價收入的50%以上,且一拖再拖,也加劇了企業的經營壓力。

  來自:每日經濟亚博ap


  • 上一篇:“國家隊”入場 ,光伏大數據平台市場接下來要怎麼玩?
  • 下一篇:2030年實現全球10TW的光伏目標 太陽能電池需要哪些突破?
  • 相關信息
  • ·東方日升控股子公司東方日升收到政府補助資金6800萬元
  • ·從4元到0.35元——光伏電價十年
  • ·Alfen中標Vattenfall項目,將在瑞典部署20MWh儲能係統
  • ·陽光電源幫扶超過35萬貧困戶、3000個貧困村走上致富路
  • ·2020,西班牙仍是歐洲的最佳新能源市場
  • 關於我們 加入我們 相關法律 網站地圖
    Copyright @2016-2020 yabo2019vip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6060270號-1   商務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