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光伏裝機“超增速”發展帶來的三大懸念

因此,對於2017年而言,分布式電價政策會否迎來改革,或是改革地麵電站的電價政策以便讓兩者處於同等競爭平台,則是中國光伏應用市場最大的看點。
yabo2019vip      2017-2-14 10:47:18

來源:《太陽能發電》雜誌

記者:張廣明




對於中國光伏電站市場而言,2016年絕對稱得上是“大幹快上”的一年。


國家能源局發布的數據顯示,2016年,我國光伏發電新增裝機容量3454萬千瓦,這一數據幾近與2015年底的累計裝機規模持平。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2016年一年幹了前三四年的活兒。


在2016年,除了總的新增裝機規模大大超出意料之外,分布式光伏發電也獲得了相對的高速發展,當年新增裝機容量424萬千瓦,相比2015年新增裝機容量增長了200%。


而隨著電力以及光伏“十三五”規劃的發布,作為“十三五”真正開始實施的2017年,光伏行業能否保持2016年的高速度,又如何解決“大幹快上”後包括補貼資金嚴重不足的後遺症,顯然是2017年需要引起各方關注的問題。


此外,“十三五”規劃要著力要發展分布式,關於分布式的政策是否迎來調整,同樣也引人關注。


稍作對比則不難發現,盡管分布式光伏在表麵上確實是政策青睞和傾斜的目標,但在決定電站收益的電價補貼政策上,真正受益的卻仍然是地麵電站。


地麵電站享受的是固定補貼,這意味著無論火電脫硫價格如何變化,都與其沒有關係,其收益也不會受到任何影響。


反觀分布式的電價,則是由不同類別脫硫電價加固定補貼組成。這也就意味著,其最終的電價也將隨著火電價格的變動而變動。因此,在電力體製改革以及需求放緩、電價下降成大勢所趨的情況下,分布式項目的收益也將隨行就市。


在此前由太陽能發電網與《太陽能發電》雜誌舉辦的“2016首屆全國分布式光伏品質建設高峰論壇”上,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員時璟麗則表示,與分布式電站相比,大型地麵電站的電價調整得相對比較慢一些,所以使得光伏發電的市場更多地導向了集中式電站。


對此,時璟麗建議,應該按照用戶的類型來區分調整補貼的額度,對於類似於酒店這樣的屋頂來說,可以完全不用補貼,但對於民用建築光伏的補貼額度,目前4毛2分錢在某些地區可能還不夠,所以,建議下一步細分一下補貼的政策。




延續“東進西退”



除了新增裝機達到了驚人的34GW外,在地區布局上,2016年光伏仍然延續著近兩年的“東進西退”趨勢。


數據顯示,全國新增光伏發電裝機中,西北地區為974萬千瓦,占全國的28%;西北以外地區為2480萬千瓦,占全國的72%。


在“大河有水小河滿”的效應下,分布式裝機也獲得了高速發展,2016年新增裝機容量424萬千瓦,比2015年新增裝機容量增長200%。


數據還顯示,在西部幾個省份中,新疆、陝西、寧夏、內蒙古、青海依次處於2016年新增裝機的前列。其中,裝機最低的青海也超過了1GW;位列第一的新疆則超過了3GW;增長較快的則是陝西,新增裝機2.17GW。


而在累計裝機規模中,新疆、甘肅、青海、內蒙古、寧夏、陝西則依次排列。這其中,較為引人矚目的是出現大規模限電的甘肅,在2016年新增裝機大幅降至760MW,但其總裝機量仍排西部地區第二位。


在中東部以及西南幾省份中,增長較為突出的包括河南、雲南、湖北,這幾個此前在中國光伏版圖幾近默默無聞的省份,在2016年均獲得了高速發展。


值得注意的是,四個直轄市則幾乎全部都處於光伏電站發展最緩慢的地區,截至2016年底,在累計裝機方麵,北京僅為240MW;上海350MW;天津稍好,為600MW;重慶為5MW,幾乎相當於沒有。




三大懸念



2016年超常規的發展,也為2017年及其後的光伏電站市場留下了若幹懸念。其中,最令各方關注的問題可能有以下三個。


第一,2016年的這種勢頭,是否會過早透支了今後幾年的發展空間?第二,在34GW的新增裝機下,電價補貼又來自哪裏?第三,作為一直以來政策青睞和傾斜的目標,以及“十三五”規劃將重點發展的分布式,其現有政策麵是否會麵臨進一步的調整?


對於補貼資金問題,同樣是在太陽能發電網主辦的“2016首屆全國分布式光伏品質建設高峰論壇”上,時璟麗表示,如果考慮到風電在2020年能夠在部分地區實現跟煤電同平台競爭、光伏發電在銷售側實現平價上網的這樣一個電價速度,以及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水平保持不變的情況下,僅僅2020年當年的補貼資金需求就達到1800億元,而可增收的補貼資金僅1100億元,當年則會存在700億元的巨大缺口。


“所以,補貼資金問題,不僅僅是光伏行業,同時也是整個可再生能源行業發展所麵臨的一個比較重要的挑戰。”時璟麗說。


而在分布式方麵,盡管政策一直號稱向其傾斜,但實際對比來看,與享受固定補貼的地麵電站相比,分布式項目的收益則將隨著電改的推進以及電力市場的變化而變化。


在這一邏輯下,一旦用電需求放緩,以及保增長背景下工業用電價格下降甚至是大幅下降的時候,作為依附之上的工業屋頂分布式光伏的收益率,無疑將受到影響。照此類推,居民屋頂、商業屋頂、農業等分布式,均會受到影響。


因此,對於2017年而言,分布式電價政策會否迎來改革,或是改革地麵電站的電價政策以便讓兩者處於同等競爭平台,則是中國光伏應用市場最大的看點。


  • 上一篇:河北治霾隨記(8)霾重不要賴鄰居
  • 下一篇:中歐對比:以能源經濟視角看綠證
  • 相關信息
  • ·東方日升控股子公司東方日升收到政府補助資金6800萬元
  • ·從4元到0.35元——光伏電價十年
  • ·Alfen中標Vattenfall項目,將在瑞典部署20MWh儲能係統
  • ·陽光電源幫扶超過35萬貧困戶、3000個貧困村走上致富路
  • ·2020,西班牙仍是歐洲的最佳新能源市場
  • 關於我們 加入我們 相關法律 網站地圖
    Copyright @2016-2020 yabo2019vip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6060270號-1   商務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