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霾下的能源轉型的荊棘之路

我國北方很多地方風能、太陽能資源豐富,具備推廣可再生能源替代傳統燃煤供暖的外部條件。林伯強將可再生能源供熱看作能源“十三五”規劃中的一個新亮點。但他同時也提出,由於可再生能源發電成本高,在推廣的過程中,需要政府進行相關鼓勵和扶持。
yabo2019vip      2017-2-10 10:58:32

  誰也沒有想到,今年辭舊歲、迎新春的交接盛典,在中國北方一場大範圍的霧霾中完成。
  2016年12月29日,持續重汙染天氣來襲。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和陝西省共有60個城市啟動重汙染天氣黃色及以上預警,其中31個城市維持紅色預警,21個城市維持橙色預警,8個城市維持黃色預警。
  直到2017年1月7日20時,北京市空氣重汙染應急指揮部才解除空氣重汙染橙色預警。
  自2016年10月份以來,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就頻繁遭遇霧霾天氣,僅當年12月,京津冀部分地區就遭遇了5次重汙染天氣過程,為了減少區域汙染物排放,河北省部分地區甚至連續啟動了20多天的紅色預警。
  冬季,成了我國尤其是北方地區的霧霾多發季。從專家學者到政府部門,越來越多的聲音將造成冬季空氣汙染的重要原因之一歸結為燃煤采暖。
  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組長習近平近日在主持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四次會議時強調,推進北方地區冬季清潔取暖,關係北方地區廣大群眾溫暖過冬,關係霧霾天能不能減少,是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農村生活方式革命的重要內容。要按照企業為主、政府推動、居民可承受的方針,宜氣則氣,宜電則電,盡可能利用清潔能源,加快提高清潔供暖比重。
  這一席話,指出了治理霧霾的重點和方向。
  空氣質量的改善與惡化
  早在2013年9月10日,國務院印發《大氣汙染防治行動計劃》(又稱《大氣十條》),指出以可吸入顆粒物(PM10)、細顆粒物(PM2.5)為特征汙染物的區域性大氣環境問題日益突出,並將奮鬥目標確定為,經過五年努力,全國空氣質量總體改善,重汙染天氣較大幅度減少;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等區域空氣質量明顯好轉。力爭再用五年或更長時間,逐步消除重汙染天氣,全國空氣質量明顯改善。
  在具體指標中,《大氣汙染防治行動計劃》明確要求,到2017年,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可吸入顆粒物濃度比2012年下降10%以上,優良天數逐年提高;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等區域細顆粒物濃度分別下降25%、20%、15%左右,其中北京市細顆粒物年均濃度控製在60微克/立方米左右。
  3年過去了,2016年7月,中國工程院對《大氣汙染防治行動計劃》進行的中期評估顯示,京津冀地區的汙染氣象條件2014年比2013年差了17%,2015年比2014年好一點,但是比2013年差了12%。冬季的情況更差。
  2017年1月6日晚,在霧霾仍然厚重的北京,環保部部長陳吉寧在主持召開媒體見麵會時稱:“全國層麵上,我們統計了74個重點城市PM2.5濃度,與2013年相比改善幅度在30%左右。我們把這個速度和發達國家做個對比,我們改善的速度比發達國家在同一發展階段還要快一些。”
  陳吉寧同時也表示,“當前大氣汙染治理一個核心問題是冬季問題,冬季問題怎麼辦?這幾年來,冬季的汙染氣象條件變得越來越差,超過了我們卸負的減排速度。這就是我們的問題所在。”
  陳吉寧試圖表達的是,大氣汙染防治從整體上看是有成效的,但冬季大氣汙染問題依然較為突出。
  那麼,冬季大氣汙染發作頻繁、範圍擴大的症結究竟在哪裏?
  冬季霧霾的症結和藥方
  關於冬季霧霾的主要成因之一,普遍的觀點是供暖排放疊加不利於擴散的氣象條件。
  陳吉寧認為,初步估算,冬季供暖給京津冀增加了30%左右的汙染物排放量。“也就是說,進入冬季,我們的‘負重’增加了30%,還要走更狹窄的隧道(不利的大氣擴散條件)”。
  中國工程院院士、清華大學環境學院院長賀克斌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表示,1990年以前,北京也有類似擴散條件不利的天氣,但並沒有發生重汙染。經過這些年的快速發展,京津冀及周邊地區燃煤、機動車等排放的汙染物翻了四五番。隨著汙染物排放量的上升,成霾的氣象門檻逐年降低。氣象條件稍微差一點,就發生霧霾,再差一點,就發生重霧霾汙染。目前,全國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主要大氣汙染物排放量均在近兩千萬噸,而且汙染物主要集中排放在東部、京津冀及周邊地區。
  京津冀及周邊6個省市,是霧霾頻發的主要區域。拋開不利的大氣擴散條件,這一地區的能源結構和產業結構本身就充滿了煙火氣。
  京津冀及周邊6省市占全國7.2%的麵積,消耗了全國33%的煤炭,單位麵積的排放強度是全國平均的4倍左右;鋼鐵產量達3.4億噸,占全國的43%;焦炭產量占全國的47%;電解鋁產量占全國的38%;平板玻璃產量占全國的33%;水泥產量占全國的19%。
  此外,京津冀及周邊還有大量的排放揮發性有機物的化工產業。京津冀的煤電機組占全國的27%,機動車保有量占全國的28%,特別是重型車保有量,占比將近30%。
  在這些數字的基礎上,還要疊加冬季供暖的30%。根據環保部的調研,冬季供暖增加的30%的汙染物排放,主要來自三個方麵:一是京津冀地區熱電聯產程度低,城市供熱基礎設施比較差,熱電聯產供暖麵積占城市供暖麵積的50%;二是小燃煤鍋爐環保設施跟不上,裝備水平低,運行管理水平也差,汙染物排放濃度甚至是大電廠的十幾倍;三是農村燃燒散煤問題嚴重。全國每年大概需燃燒2億噸散煤,京津冀占了20%。燒1噸散煤的大氣汙染物排放量是電煤的10倍以上。
  由此可見,冬季霧霾治理的關鍵,是能源結構的調整和轉變。
  能源轉型的荊棘之路
  近年來,我國清潔能源的快速發展,帶動了能源供應結構的顯著變化。根據國家能源局統計,“十二五”期間,我國核電、水電、風電、太陽能發電裝機規模分別增長2.6倍、1.4倍、4倍和168倍。2012年,我國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第一風電大國。2015年,我國成為全球光伏發電裝機容量最大的國家。
  2016年,我國能源生產結構繼續優化,非化石能源占比由2015年的14.5%提高到17%,煤炭占比則降至70%以下。
  能源生產清潔化帶動了能源消費結構的變化。“十二五”期間,我國非化石能源消費比重提高了2.6個百分點。2016年我國非化石能源比重提高1.3個百分點,清潔能源消費比重接近20%,而煤炭消費比重則下降1.7個百分點。
  電能替代的實施,為提高清潔能源消費比重發揮了一定作用。國家電網公司自2013年以來,在居民采暖、工業與農業生產、交通運輸等領域積極實施電能替代,僅2016年就完成替代電量1030億千瓦時。
  然而,這些能源轉型過程中的亮點,被湮沒在我國成為世界第一能源生產和能源消費大國的龐大基數之中,排汙嚴重的煤炭仍是我國的主力能源。
  根據BP世界能源統計數據,2014年,我國一次能源消費量為29.72億噸油當量,相當於德國的9.6倍,日本的6.5倍,英國的15.8倍。2015年,盡管我國能源消費放緩,但增幅為1.5%,而美國隻有0.9%,中國仍是世界上連續15年一次能源消費增量最多的國家。
  況且,我國工業化和城市化均未完成,能源消費總量還處於遞增階段,在一段時期內依然有繼續增長的內在動力。而德國、英國和其他後工業化國家已進入能源消費總量下降階段。
  2015年,世界煤炭產量約80億噸,我國產量達37.5億噸,雖同比減少3.3%,但仍占世界煤炭總產量的47%;我國煤炭消費量為39.65億噸,同比下降3.7%,也要占到世界煤炭消費量的一半。煤炭在我國能源消費結構的比重達64%,遠高於30%的世界煤炭消費平均水平。
  這些不僅增加了我國能源轉型的難度,也給大氣汙染防治工作帶來了嚴峻挑戰。
  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能源經濟研究室主任朱彤認為,相比世界其他主要經濟體和能源消費大國,我國“能源轉型的難度和複雜性可能居世界首位”。
  盡管清潔能源發展迅速,但還不足以替代煤炭,成為我國產業結構和經濟發展的主導能源。這就是每次提到能源結構轉型時都要加產業結構調整的原因之一;這也是清潔能源生產占比雖然有所提高,但傳導到能源消費領域,作為個體感知卻並不強烈的原因之一。
  既然以煤為主的能源結構還將持續一段時期,那麼如何科學用煤,以及逐步推進減煤換煤,就變得至關重要。
  清潔采暖的自我救贖
  作為我國主導型能源的煤炭,也是北方供暖的主力。環保部提出的冬季供暖期霧霾增加的主要成因中,煤炭的粗放利用是主要原因:集中供暖中煤炭清潔利用不到位,居民自采暖以散煤低效燃燒為主。
  在網絡上一年一度的“南方是否需要集中供暖”的大討論中,有網友調侃,“寧可在南方凍成狗,也不在北方吸霧霾”。
  不談南方集中供暖,北方冬季供暖緩解霧霾和保障民生之間,並不存在不可調和的矛盾。
  為保障居民清潔采暖,加強冬季汙染治理,環保部從6個方麵開出了“藥方”:加大燃煤鍋爐取締力度;加快推進城中村、城鄉接合部和農村地區的散煤治理;加大工業企業冬季錯峰生產力度;提高行業排放標準;強化“小散亂汙”企業整治;加強機動車排放治理等。
  事實上,近年來我國正在積極改變傳統燃煤供暖的模式。
  在集中供暖中,對機組的燃煤超低排放的改造正在積極推進。“過去人們一說到煤炭就感覺很髒,現在要為煤炭正名,煤炭清潔利用其實可以比天然氣更環保。”2016年3月5日全國兩會期間,環保部部長陳吉寧在山西代表團聽取意見建議時說。煤炭的清潔利用技術已經取得了巨大進步,山西省也將在2017年完成全部燃煤電廠,包括熱電聯產電廠的超低排放改造,這將極大地減少煤炭在使用過程中的排放,推動煤炭這一高碳能源的低碳應用。
  此外,供暖“煤改氣”“煤改電”都已逐步在北方推廣。在北京,截至2015年年底,核心區已基本實現采暖“無煤化”,到2020年城六區和平原地區農村居民散燒煤取暖將成為曆史。作為“煤改電”工程實施主體,國家電網公司積極配合政府進行線路改造、增容擴裝,僅2016就完成京津冀“煤改電”54項重點工程。
  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認為,“煤改氣”受中國“少氣”的資源稟賦和能源安全的約束,供應問題是其主要發展瓶頸。“煤改電”的成本雖然比直接使用煤炭取暖高,但電力除了煤炭發電,還可以用清潔能源發電,且基本上不影響中國能源安全,所以“煤改電”是短期有效且可大範圍推廣的取暖方式。
  與此同時,可再生能源供熱也已經提上能源發展日程。國家能源局近日發布的《能源發展“十三五”規劃》提出,積極推廣可再生能源供熱,加快推動太陽能利用、生物質利用步伐。初步預計到2020年,各類可再生能源供熱和民用燃料總計約替代化石能源1.5億噸標準煤。
  我國北方很多地方風能、太陽能資源豐富,具備推廣可再生能源替代傳統燃煤供暖的外部條件。林伯強將可再生能源供熱看作能源“十三五”規劃中的一個新亮點。但他同時也提出,由於可再生能源發電成本高,在推廣的過程中,需要政府進行相關鼓勵和扶持。
  治理霧霾,事關國計民生。不僅需要聯防聯治,而且需要從能源生產到能源消費、從能源轉型到產業結構調整、從政府再到企業多端發力。如此,才能碧水長流,藍天常在。來源: 《國家電網》

 

  • 上一篇:搶裝潮或現 智能運維開啟行業新時代
  • 下一篇:解讀綠色電力證書
  • 相關信息
  • ·東方日升控股子公司東方日升收到政府補助資金6800萬元
  • ·從4元到0.35元——光伏電價十年
  • ·Alfen中標Vattenfall項目,將在瑞典部署20MWh儲能係統
  • ·陽光電源幫扶超過35萬貧困戶、3000個貧困村走上致富路
  • ·2020,西班牙仍是歐洲的最佳新能源市場
  • 關於我們 加入我們 相關法律 網站地圖
    Copyright @2016-2020 yabo2019vip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6060270號-1   商務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