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悖論】可再生能源革命正在破壞全球電力市場?

好消息是新技術可以幫助解決這個問題。數字化、智能電表和電池使公司和家庭能夠調節需求,例如在夜間做耗電多的工作,這有助於應對間歇性電力供應的問題。小型模塊化的發電廠容易調節發電量,高壓電網也可以更有效地在電網上調配多餘的電力,這些也都變得越來越受歡迎。
yabo2019vip      2017-2-28 9:47:37

  清潔能源的三個特點——需要政府補貼、發電不穩定性以及邊際發電成本趨於零,都意味著全球從化石能源邁向清潔能源的道路不會平穩。政府補貼扭曲了市場,不穩定發電意味著對傳統化石能源產能的持續依賴,趨零的發電成本則顛覆了傳統電網公共事業的商業模式。如果隻看到清潔能源技術的逐年進步與單位成本的逐年降低,而無視傳統電網不可能旦夕更新、化石能源也無法在朝夕間被替代的事實,就可能落入清潔能源的悖論中。
  可再生能源革命正在破壞全球電力市場。以下是應該去做的事
  亚搏彩票手机版 和風力發電機發明近150年後,它們的發電量仍隻占全球總量的7%。然而,某些顯著變化正在發生。十多年前可再生能源還是次要的能源係統,但現在它們的增長速度超過其他任何能源,成本的下降也使之能夠與化石燃料相抗衡。石油公司BP預計,未來20年內可再生能源將占全球能源供應增長的一半。認為世界正在進入一個清潔、廉價和電力無限供應的時代的想法已不再是天方夜譚。而且也是時候了。
  不過在此之前還需借20萬億美元的東風。要跨進未來的電力時代,在未來幾十年內還需大量投資,以取代噴煙吐霧的老舊發電廠,並升級向消費者輸電的電纜塔和電線。由於回報可靠,投資者通常喜歡投資電力行業。然而,綠色能源有一個肮髒的秘密。綠色能源部署越多,就會把其他來源電力的價格打壓得越低。這讓向無碳未來的過渡變得很難管理,因為在這期間,許多發電技術不論清潔與否都需要保持盈利,才能保證電力供應。除非能解決市場問題,否則對電力行業的補貼隻會增長。
  政策製定者已經把這一“難以忽視的真相”視為限製可再生能源的理由。在歐洲部分地區和中國,由於補貼減少,對可再生能源的投資正在放緩。不過解決問題的方法不是減少風能和太陽能,而是要重新思考清潔能源的定價問題,以便更好地利用這些能源。
  係統震撼
  問題的核心是,政府支持的可再生能源被強加在一個設計於不同時代的電力市場上。在20世紀的大部分時間裏,電力都是由垂直整合的國有壟斷企業生產和傳送。20世紀80年代開始,很多壟斷電力企業被拆分、私有化和自由化,讓市場力量可以決定最佳投資方向。如今,隻有約6%的用戶由壟斷企業提供電力。
  然而,各地要求低碳電力供應的壓力讓國家的影響又重新蔓延到各個市場之中。這是具有破壞性的,原因有三:第一是補貼製度本身;另外兩個原因與風能和太陽能自身的特點有關:這兩種能源是間歇性供應的,且運行成本非常低。這三點都有助於解釋為什麼電力價格低,而公共補貼卻難以戒停。
  首先,2008年以來的公共補貼高達8000億美元左右,扭曲了市場。補貼的理由很崇高:應對氣候變化,推動昂貴新技術的應用,包括風力發電機和太陽能電池板。然而,由於能源效率的提高和金融危機的影響,富裕國家的電力消費停滯不前,而補貼恰逢此時。結果便是發電能力過剩,這大大減少了電力公司在電力批發市場上的收入,從而阻礙了投資。
  第二,綠色能源的供應有間歇性。風和太陽變化無常(特別是在天氣條件不利的國家),令風電機組和太陽能電池板隻能在部分時間發電。為了保持電力持續供應,電力供應係統仍需依賴傳統發電廠(例如火電廠、天然氣電廠或核電站)在可再生能源供應不足時頂上。但由於傳統發電廠長期閑置,吸引私人投資者變得更加困難。因此,為了保證電力供應,它們就需要公共資金補貼。
  第三個因素影響整個電力行業:可再生能源的邊際運行成本可謂微不足道,甚至為零,因為風和太陽光是免費的。電力市場更喜歡以最低短期成本生產出來的能源,風能和太陽能便從運行成本更高的電力供應商(如火電廠)手中搶走了生意,壓低了電價,結果大家的收入都減少了。
  動動腦筋
  可再生能源的滲透率越高,這些問題就越嚴重,尤其是在飽和市場。歐洲首當其衝,那裏的電力行業經曆了“失落的十年”——收益下降、資產擱淺、企業拆分。去年,德國兩大電力供應商意昂集團(E.ON)和萊茵集團(RWE)都一分為二。在美國可再生能源豐富的地區,電力供應商很難為新電廠找到投資。像中國這樣風能充沛的地方正在縮減風電場以保證火力發電廠得以為繼。
  結果是,投資主要流向了受益於政府支持的領域,而電力係統正在重新受到監管。吊詭的是,國家對可再生能源的支持越多,對傳統發電廠的補貼也就越多,因為政府需要支付“保持產能費用”來緩解清潔能源間歇性供電的問題。實際上,現在又換成政客而不是市場來決定如何避免停電了。然而政客卻經常犯錯:德國盡管對可再生能源提供巨額補貼,但仍支持低價、肮髒的褐煤發電,導致排放量上升。沒有新的方法,可再生能源革命就會後勁不足。
  好消息是新技術可以幫助解決這個問題。數字化、智能電表和電池使公司和家庭能夠調節需求,例如在夜間做耗電多的工作,這有助於應對間歇性電力供應的問題。小型模塊化的發電廠容易調節發電量,高壓電網也可以更有效地在電網上調配多餘的電力,這些也都變得越來越受歡迎。
  更嚴峻的任務是重新設計電力市場,以反映對靈活供需的新需求。市場應更頻繁地調整價格,以體現天氣的波動。在電力極端稀缺的時候,可以啟動高固定電價來防止停電。市場應該像獎勵多發電的電廠那樣,獎勵願意少用電的人或機構來平衡電網。電費賬單上的電價可以根據客戶對24小時供電保證需求的意願上調或下降,有點像保險單那樣。總之,政策製定者應該明白他們遇到了問題,但原因並不出在可再生能源上,而是過時的電價製度。然後他們就該解決問題了。
  來源:經濟學人

 

 

 

  • 上一篇:光伏風電或遇困局 能源發展如何尋找新方位?
  • 下一篇:新農村結合光伏發電成為未來發展趨勢
  • 相關信息
  • ·東方日升發力越南風電市場 成功斬獲首個50MW風電EPC項目
  • ·東方日升滁州基地首塊210組件順利下線
  • ·25.09%!隆基刷新N型TOPCon電池效率世界紀錄
  • ·600W+聯盟成員齊聚年度會議,共襄雙碳盛舉
  • ·協鑫新能源發布2020年度盈利預警 加速轉型迎接行業高質量發展
  • 關於我們 加入我們 相關法律 網站地圖
    Copyright @2016-2020 yabo2019vip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6060270號-1   商務合作